Faith.

草稿流的瞎涂,意识流的文。

以后准备把全直高手电视剧当ooc玛丽苏狗血同人小说来看,,,
楚云秀:emmmm…合我意

老图,再发一次。临摹。草稿流🙃

温油阿尔w很少见但是很可爱呐
透视废orz那只爪子真的没救了😂

米英。
本来想画牵小手的可是技术跪orz

算是预告吧ww露子后面还有个人呐,猜猜是谁w

【露中】花(短篇/小段子)

“那朵花的笑脸,更衬托出你的强大。你并不适合像花朵这样难为情的笑容。”
伊万·布拉金斯基和王耀的家里唯一搭配怪异的饰品,是花瓶里的两支花:一支是牡丹,一支是向日葵。
曾经两人在讨论花的布置时:
“耀君最喜欢哪种花啊?”
“当然是牡丹阿鲁,”王耀看着报纸,头也不抬,“牡丹可是我的国花。”
牡丹,富贵荣华,那是王耀最怀念的、曾经最辉煌的时刻。
“诶——可是你不觉得向日葵很好看吗?”
向日葵,阳光和快乐。这是伊万一直以来最想要,却恰好最缺少的东西。
花,成了少有的、意见无法统一的事情。同为大国,性子都很要强。
最后就成了这样子。
牡丹和向日葵,一高一低,沐浴在阳光中,守护着熟睡的两人。

END.
By.Faith.言朝
(灵感算是来自于木村良平《FLOWER》?首句歌词引用x)

【红色组小短篇】初见,再相识,海

〔.一.〕
元/朝,世祖打下的江山,远及北方皑皑白雪中。
王耀第一次见到他时,那个小小的身影,蜷缩在雪地里的干草垛下,玩弄着破旧的围巾,雪花落在他浅金色的头发上,堆成了薄薄的一层。
王耀投以关切而好奇的目光,而小家伙一会儿抬起头来,紫色的双眸注视着眼前这个满是东方气息的陌生面孔。
“你好,我是王耀。”王耀先上前一步说。
“Привет,”那孩子歪头一笑,“Я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。”
“呃,是说…伊万?”
“嗯嗯。”小伊万问,“您来自南方吗?”
“算是的阿鲁。”
“南方很温暖吧——”小伊万露出憧憬的眼神,“我很向往那里呢。”
“没有问题!”王耀拂去他头顶的雪花,“以后我带你去看南方的海阿鲁…”
短暂地和其他国/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之后,王耀和小伊万分开了,元/朝也走向它的归宿——灭亡。又是七百多年过去。

〔.二.〕
王耀家里结束了长年的战争,虽然不富裕,但姑且过上和平的日子。
“等我们强大了,就去看海吧。”
一九四九,每个中/国/人/都应该记住的一年——新/中/国/成立。
不久后。
“王先生,这是您新的合作伙伴,伊万·布拉金斯基先生。”
“又见面了呢,王耀。”
“伊万,好久不见!”王耀有些惊喜。
“我现在还是苏/维/埃/哦。”长大的伊万还是顶着那种天真的笑容。七百年,对于一个国家,完成幼年到成年的变化,绰绰有余。
两人熬过了一段贫穷但幸福的日子,直到某天伊万突然撤走所有援军,苏/维/埃/也突然消失。
“伊万?伊万!伊万!”
伊万好像没听见似的。
他度过了一段空虚的时光,喝酒,喝酒,陪着他的只有伏特加罢了。
也许还有冬将军。
那是苏/维/埃/最后的圣诞节。
在白雪中,白蓝红三色的/国/旗冉冉升起。最上层的白色,是几乎终年不化、覆盖在大地上的白雪。最底层的红色,是伊万和王耀那时共同的梦想。
下降的是红底的黄色铁锤和镰刀,还有一颗闪耀的星。
苏/联/解/体,俄/罗/斯/成/立。

〔.三.〕
伊万只觉得自己失去知觉,在白雪里昏睡,醒来后便见不到闪耀的那颗星了,自己却还是昏昏沉沉的。
“王耀先生已经收下了那些东西,他让我告诉您要好好照顾自己——这是原话。
“王先生也不知所措呢,‘二锅头’要断货了也不知道,还在一个劲儿地喝。”
后来他们怎么见面的,不记得了,两人都醉醺醺地见到了彼此,却没有流泪——岁月不允许他们流泪。
那个夏天,两人坐在海边。
南方的海,清新,安心。
一时无话。
“哎呀,总之又见面了就好阿鲁。”先开口的是王耀,嗓子沙哑着。“对这南方的海还满意吗。”
伊万的手搭在他手背上,点点头。
王耀抬头,晃晃酒瓶子,却被伊万抢走,扔进海里:“不可以再喝了哦。”
王耀苦笑了一下。
“上次忘记跟你说了,你长高了好多呢。”

END.
By. Faith.言朝.

老王:我真的不是恋童癖阿鲁!还有凭什么露西亚那家伙就要比我高那么多啊(╯‵□′)╯""┻━┻

【讨论?】谜之问题

假设小夏某天收到一封信,署名是MH。
他先会想到谁???
求讨论。。